欢迎访问先锋寰宇旗下的医疗医药健康综合服务平台——医药梦网!
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观察 > 带量采购
种植牙集采后,发生了哪些变化?
2023.09.25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人们对口腔健康更加关注,对种植牙的需求也越发强烈。今年年初,通过种植牙集采工作,我国单颗种植牙费用告别了“万元时代”。相关政策落地后,降价潮让很多患者感受到了明显的实惠。种牙更便宜的背后,经历了怎样的“波涛汹涌”?一位种植牙从业者以自己的观察,带我们了解这条还在继续往前延伸的路。

  曾经的高消费项目

  今年1月11日,由国家医保局推动的口腔种植体系统集中带量采购在四川省成都市开标。根据对外发布的口径,中选产品平均中选价格降至900余元,与集采前中位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达55%。

  “那一天,我没有到成都,但是同事去了。”国外某品牌种植牙在上海的销售负责人彭穷回忆说,集采结果公布那天,他的心情并没有出现大的波动,甚至只是草草浏览了一遍新闻,“该来的总是会来,一切都在意料当中”。

  这次备受社会瞩目的集采开标之前,关于种植牙,人们的印象就一个字——贵。

  多年前,有媒体对种植牙市场调研后发现,一颗种植牙的价格普遍在万元以上。“种口牙相当于买辆私家车”,还一度成了热门话题。2021年,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在全国两会期间提交的《关于规范种植牙材料费用并将其治疗和服务费用纳入医保的建议》中写道:一个县级以下医院,口腔治疗门诊平均每天接待患者30名,平均一颗种植牙治疗费用为6000~20000元。如果种全口牙,相当于在县城买套房。

  2017年发布的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我国37%的成人和86.1%的老年人存在牙齿缺失,全口无牙的老年人比例达到4.5%,然而,我国总体缺牙修复治疗的比例仅为63.2%。另一项关于上海市老年人群的调查显示,老年群体中29.7%的人存在种植牙需求,而价格过高是导致老年人不接受种植牙的主要原因之一。

  松动、脱落的牙齿,已然成了民生痛点。

  牙齿缺失对形象的影响显而易见,也会导致咀嚼功能下降,增加胃肠道负担,久而久之会造成胃肠道功能紊乱,直接影响消化系统的正常运作,进而影响全身健康。一些医学文献指出,牙齿缺失不仅影响口腔的咀嚼、发音等生理功能,还与脑卒中、心脏病、糖尿病、消化系统疾病等全身系统疾病密切相关。

  种植牙是缺牙修复的重要方式。以前,为了给口腔补上缺失的“健康之门”,很多人将眼光投向了种植牙,希望一劳永逸解决牙齿问题,却因为高昂的价格而望洋兴叹。“现代种植牙技术在国外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已经发展得很成熟。”彭穷介绍,种植牙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中国,由于具有牙齿功能恢复较好、外观与真牙接近等优势,受到了广泛推荐。但因费用高昂,属于“妥妥的”的高消费项目。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中,10多年前,走出大学校门的彭穷投身到了种植牙市场。

 借由“信息不对称”维持暴利

  刚进入市场的彭穷发现,巨大的需求孕育了庞大的市场,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高,群众口腔保健意识日益增强,中国口腔医疗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然而,一方面,我国公立医院开展种植牙的总量有限,其份额大概只占到整个种植牙市场的20%,大多数种植牙服务在民营口腔医疗机构完成;另一方面,大多数产品被“韩系”和“欧美系”主导,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10年前,全国一年种植牙的总量为十几万颗。到2022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400万颗。眼见着越来越多的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挂牌成立,彭穷在看到暴利的同时,也隐隐担忧,这种模式到底能走多远。

  2021年6月,被称为“牙茅”的某上市公司股价上涨至历史高位,创造了3年上涨10倍的奇迹。这家公司主营业务以儿科医疗、正畸医疗、种植医疗为主,2020年度的医疗服务毛利率达到了45.78%。另一家口腔种植收入占比超四成的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2020年国内种植牙市场规模为431亿元,2015年—2020年复合增速为22.07%,预计2030年市场规模将增至1911亿元。

  于是,从个体牙科诊所到民营连锁口腔医疗机构,大量逐利的资金纷纷冲上了种植牙这个看似前景广阔的赛道,一些胆子大的民营诊所从业者“理论上百度、实操靠优酷”,通过自学技术开展种植牙业务。

  “产品从国外生产出来到通过海关、进入国内市场销售,再到用户口中,价格是一路走高。”彭穷回忆,当时为了扩大市场份额,厂家销售团队有降价的意愿,“但是中间环节太多,整个过程就不可控了”。

  在彭穷眼中,有着半个多世纪发展历史的种植牙行业借由“信息不对称”维持暴利,明显不合理。

  我国种植牙需求连续呈现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同时该领域收费不规范、费用负担重等问题也日益成为民生痛点之一。群众对口腔种植天价收费,宣传虚假补贴,用低价广告欺骗患者,用好处费、介绍费买卖客源等问题反映强烈。

  于是,社会各界关于整治种植牙乱象的呼吁逐步强烈。“不要让退休金都进了牙科医院的口袋”“希望尽快集采,想等降价后再去种牙”……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为了反映情况,还有群众专门附了自己种植牙相关费用清单及发票等票据。

  2022年9月,国家医保局印发《关于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价格专项治理的通知》,决定开展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和耗材价格专项治理。这项工作的主要内容是组建由四川省医保局牵头的种植牙耗材省际采购联盟,对辖区内具备种植牙服务能力的医疗机构进行广泛动员,组织公立医疗机构(含军队医疗机构)全部参加,动员民营医疗机构参加种植牙耗材集中采购。

  在引导种植牙降价的同时,这项工作还打出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收费改革、牙冠竞价挂网的组合拳,力图把过高的种植牙费用降下来,挤掉种植牙带金销售的价格虚高空间,引导医疗机构通过透明价格、优质服务、规范管理等实现高质量发展,引导医疗机构为老百姓提供质价相符的口腔种植服务。

  为确保集采覆盖面,国家医保局要求,各省级医疗保障部门要以地市为单位建立口腔种植的价格异常警示制度,将价格投诉举报较多、定价明显高于当地平均水平、拒绝或消极参与种植牙集采、虚构事实贬损参与集中采购的单位和中选产品,以及不配合调控工作维护虚高价格的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列入价格异常警示名单,并每季度在当地医疗保障部门官方网站公开。

  收费大幅降低不得不行

  在集采动员令发出之前,风声早已传出。彭穷看到,被称为“牙茅”的某上市公司股价在冲到高点后,一路回跌。“种植牙集采让大型口腔连锁机构失去了此前集团采购优势,使之与公立医院及其他民营口腔医疗机构站在了同一起跑线,种植牙收费大幅降低不得不行。”彭穷说。

  1.8万家医疗机构报量参加了种植牙集采,其中,民营医疗机构有1.4万家,占总数的80%。集采中选结果显示,共有55家企业参与,其中39家中选,中选企业既包括一些知名国际企业,也包括威海威高、常州百康特等国内企业;集采前价格较高的士卓曼、登士柏、诺保科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5000元降至1850元左右,市场需求量最大的奥齿泰、登腾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1500元左右降至770元左右。中选产品丰富,实现与临床需求的良好匹配。

  “当天议价,当天开标,无论如何都得参与,不然就意味着放弃整个市场。”彭穷了解到,一些欧美系的高端品牌选择弃标,而大多数中低端品牌从原先的竞争者变成了利益共同体,“在主动大幅降价的同时,也保持了一定默契”。

  今年4月之后,种植牙集采在大多数省份相继落地,许多怀揣“种牙梦”的人迎来了圆梦之旅。“经历4个月种牙,在今天完成了最后一步——戴牙冠,全部花费8500元左右。”今年9月,一位四川省成都市的网友开心地在网络上晒出了医疗收费单,上面显示的材料费是1450元。“第一次是种植前验血,拍片看牙龈情况,第二次是种牙加植骨,第三次是一周后去拆线,第四次是三个月后取模,第五次是半个月后戴牙冠。只要去正规医院就诊,剩下的啥也别操心。”这位网友说。

  在北京,居民周女士去年10月进行了牙齿根管治疗,但未做牙冠,今年3月底吃饭时这颗做了根管治疗的牙齿劈裂。“隔三差五隐隐作痛,朋友劝别着急治疗。”周女士表示,4月20日北京市落地集采政策后,她到某公立医院口腔门诊部治疗,“医生检查后表示种植条件可以,一颗种植牙费用全包大概为9000元,而集采前的费用要超过20000元。忍一忍,还是省了不少钱”。

  “我们依据‘种植体植入+牙冠植入+医疗服务价格’3部分划分,落实口腔种植价格全流程整体调控,三类主要费用同步下降,降价幅度很大。以牙冠为例,集采前,硬度较高的全瓷冠每颗要2000余元,现在最多600余元。不仅牙冠,种植体的平均价格也降至900余元。在医疗服务费方面,我们按照医保局相关要求和医院级别,对单颗常规种植牙的医疗服务费进行额度设限——不得超过3890元。单颗常规种植牙整体费用大为降低,将使更多患者受益。”某省份三级综合口腔专科医院专家介绍,种植牙需求在较短时间内大量释放,接受牙齿种植的患者数量明显增加。

 市场格局整体处于重塑中

  彭穷感觉,集采之后市场出现了变化,有价格乱象,有行业内卷。

  伴随着种植牙集采政策落地,彭穷体会到,尽管所在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仍稳居前列,自己和销售团队还是清闲了很多,收入也下降明显。“收入下降这是公司的提成政策决定的。既然销售量已通过集采完成,那么销售的工作重点就要放在给客户提供超出预期的体验上。”彭穷表示,牙齿是“身内之物”,种植牙经过集采后仍有品牌之分,“考虑到耐用性、产品质量等因素,很多有种牙需求的人往往倾向于选择单价较高的产品,不在乎千元的价格差距。自己所负责的中低端品牌今后能否在集采中站稳脚跟、收到同样的报量,令人忧虑”。

  而有的民营口腔医疗机构面临生存危机,主动降价,甚至打起了价格战,有的开始在客户引流上想办法。“我在网页上查询了种植牙,浏览了一些民营口腔医疗机构的介绍,结果一个个电话打过来。客服服务态度真好,甚至表示可以派车来接我。”家住北京的廖先生说起近日手机来电不断的经历,表示不胜其烦,“面对广告上不足2000元的低报价,实在不敢相信,也怀疑后面是不是藏着连环计”。

  记者发现,当前充斥在各大网络平台的种植牙广告铺天盖地,“店庆价”“集采价”“团购价”等字眼令人眼花缭乱,有些机构更直接挂出查询价格的链接,一旦点击进去,则要填写手机号经验证后才能获取进一步的信息。

  “很多民营口腔机构缺乏自我约束、规范经营,这个行业确实到了需要树立规范的时候了。”彭穷表示,有些广告宣传的低价位甚至连材料成本都不够,实际目的还是靠低价噱头吸引客源,“一些低收入人群被低价吸引,比如说种半口牙,可能只种了四五颗,其他用的是义齿,用各种办法把成本压下来”。

  北京市某民营口腔医疗机构门外,停着一辆贴满广告语的面包车。“当天戴牙、当天种牙、当天啃苹果”的字眼分外醒目。记者进入服务区,接待人员一见面就问:“是不是来询价的?”在接下来的介绍中,这位接待人员表示,如果选用集采产品,种植一颗牙的价格在5000元到12000元,“要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来定,可以先帮忙免费预约一次牙齿拍片”。

  在10多分钟的咨询过程中,记者看到,这家机构没有新的人员进入,显得冷冷清清。当被问及种植开展情况时,接待人员支支吾吾地表示:“每天都会有,不然也没法开下去。”

  “在民营医疗领域,牙科一直都被投资者视为坡长雪厚的黄金赛道,运动员多了,赛道就窄了。”彭穷表示,目前,很多民营口腔医疗机构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面对高昂的诊所房租、水电以及人工费用等,因为同行竞争而倒闭的并不罕见,“就像是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市场格局整体处于重塑中”。

  真正照顾到所有老百姓

  在改革的路径上,种植牙的价格水分被挤了出来,与之对应的医疗服务价格也设置了全流程调控目标:三级公立医院为4500元,三级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的调控目标参照当地医疗服务分级定价的政策相应递减。

  根据政策要求,多地进一步规范现行口腔种植类医疗服务价格项目。比如,北京市整合规范了15个口腔种植相关医疗服务项目,价格水平较调整前平均下降72%;同步对单颗常规种植牙医疗服务总费用进行了调控,区分不同等级、不同属地医疗机构及国家口腔医学中心等情况,分别设立4档调控目标:全市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4300元,非城六区三级公立医疗机构4500元,城六区三级公立医疗机构5000元,国家口腔医学中心(北京大学口腔医院)5450元。

  公立医院实行价格调控,成了压在民营医疗机构身上的那根稻草。国家医保局也明确,民营医疗机构口腔种植牙等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定价应遵循公平合法、诚实信用和质价相符的原则,对比本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制定符合市场竞争规律和群众预期的合理价格,主动在明显区域按规定进行价格公示。

  “医疗服务价格全流程费用包括单颗常规种植全过程的诊查费、生化检验和影像检查费、种植体植入费、种植牙冠修复置入费、医学3D扫描设计建模和打印费、麻醉费,以及抑菌含漱液、抗生素、冲洗、消肿、镇痛药等相关药品费用等。以前,种植体和医疗服务费用居高不下,成为种植牙贵的主要原因。”某省份三级公立口腔专科医院的一位专家表示,通过改革的组合拳,公立医院发挥价格“锚”的作用,把调控目标的治理效果传导至民营医疗机构。

  在我国,非疾病治疗的牙科项目没有被列入医保报销范围。“当前,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立足于参保人的基本医疗需求,种植牙属于更高层次的医疗需求,暂时还没有被纳入医保支付范围。”2022年,国家医保局在一份对外的答复中表示。一些地方为推进种植牙集采落地,出台文件规定,口腔种植类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纳入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账户支付范围,医保统筹基金则不支付。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医保局等4个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口腔医疗服务和保障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在基金可承受的基础上,将符合条件的治疗性医疗服务项目和医用耗材按程序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支持、鼓励商业保险积极发挥作用,减轻群众经济负担。

  “更多积极的信号已来。”彭穷表示,希望有更多人关注口腔医学发展,也关注普通人群的口腔健康。

“医药梦网”微信公众号
更多资讯 敬请关注
“医药梦网”微信公众号
“药城”微信公众号
更多资讯 敬请关注
“药城”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著作权、商标权、为用户提供的商业信息等),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文章页/相关阅读上-医周药事
文章页/相关阅读下-数风流人物
Copyright © 2004-2024  北京先锋寰宇网络信息有限责任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726号
药品医疗器械网络信息服务备案:(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62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285 京ICP备:京ICP备15050077号-2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路小南庄400号一层 电话: 010-68489858